陜西人才網

廳客:讓自由職業“怪咖”釋放魅力

有人下載“廳客”后在應用商店里留下了這樣的評論:“打開App嚇了一跳,發現里面一堆‘怪咖’。”有專注為寵物拍照的攝影師、有教人寫優雅分手信的寫手,也有公司流水上億卻把象棋陪練當主業的創業者——廳客中呈現著眾多自由職業者的展示主頁和服務介紹,每一項服務都列明了清晰的價格,用戶下單即可付費預約,從而找到大型O2O中尋覓不到的特色體驗。創始人林超把廳客歸納為“一個自由職業者們可以出售非標準化服務的C2C平臺”。

在聯合創始人馬靜看來,隨著85后群體成長和歐美思潮的影響,越來越多有一技之長又“充滿腦洞”的年輕人開始擺脫企業的束縛化身成能夠提供特色服務的自由職業者;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在靠傳統O2O解決了“生理需求”后開始講究“自我需求”,個性化以及與服務提供者的深層溝通和互動成為一部分人的追求。她舉了一個例子,“過去我們學書法或者下棋,都是十幾個人集中在逼仄的屋子里由老師聲嘶力竭地灌輸盡量多的通用知識,精神層面交流基本為零;而在‘廳客’上,授課的人都是棋道書法的深度愛好者,他們在安靜的環境中一對一授課能提供更多的精神交流。完全符合很多人練字下棋其實是為了修身養性、提升閱歷的需求。”

這也使廳客作為“自由職業者平臺”與大型O2O有了明顯差別。

馬靜覺得傳統O2O必然要“高頻低價”,服務講究標準化可復制;“廳客”恰好完全相反,每單幾十甚至數百上千元的單價使得同一服務售賣頻率不會太高,同時要求服務提供方素質更高。許多個性化服務中每個用戶的標準相差很大,需求很難用語言清晰表述,這就要求服務提供者有著充足的經驗和很強的溝通能力的同時,更要對自己的手藝有著獨特深刻的感悟,不像O2O經過短期培訓把服務做到標準化即可。林超則認為二者在商業模式上也有區別:一方面傳統O2O的高頻決定其要想盡辦法防止服務者和消費者直接建立關系,“廳客”則希望他們相互溝通;另一方面相對“奢侈”的定制化服務使得統一定價變得困難,廳客在此方面能遵從自由職業者的意愿,在一開始就將定價權交給他們。

但問題隨之而來,“酷炫”但是相對高價的服務如何在兩端留住服務提供者和用戶,保證單量呢?“下載這個App的人已經有了基本意識,我們只需要把‘場景’有效連接吸引他們就好。”馬靜解釋,“一個在‘廳客’上尋求簡歷修改指導的大學生,必然會面臨走向職場、租房、獨立生活等問題,我們就會在這之后為他推送職場關系咨詢、家庭收納整理、烹飪教學等服務;反之,一個被雇傭的聚會策展師,可能會把他的糕點師、樂手、主持人朋友都拉進我們的平臺,自由職業者之間天然的合作關系網,能把很多人通過邀請推薦的方式拉入。最終,全行業的構架使我們兩端的成本下降、利潤提升。”這正是林超和馬靜一開始就將“廳客”規劃為全方位平臺的原因。成果也顯而易見:目前“廳客”上累計了上萬名自由職業者作為服務提供者,用戶的二次購買率則達到40%以上。

為此,“廳客”曾在最早期把自己先打造成自由職業者的低成本工具,幫助他們用三步操作建立微信傳播的主頁和案例,將支付、預約等服務流程都變得可在朋友圈內完成。馬靜介紹稱,“操作方便又可以完成交易閉環的特性吸引了我們的第一批服務者入駐,也使我們度過了尚沒有引流能力和平臺屬性的最尷尬的時期。”后來隨著服務品類和數量的增加,“廳客”在今年8月從工具轉化為平臺,開始向消費者開放并直接為服務提供者們引流。為此,他們還專門開辟了“一分錢分享會”的線上線下活動。用戶只需要繳納一分錢就可以在微信群或者咖啡廳里欣賞那些“自由人”分享自己的技能或經驗。據介紹,線下分享會已在兩個月里舉辦了30余場,每場上百人參與;微信分享群則每天都有直播。

下一步,“廳客”將心思放在了二線城市。馬靜介紹稱現在平臺上已經有北上廣的自由職業者經常坐“飛的”去外地服務,這讓團隊意識到二線城市的消費水準和消費意識也已提高,在此基礎上個性化、高質量服務的空缺將為一線城市的自由職業者提供機會;同時二三線城市里也有許多擁有一技之長的“大神”,但因為平臺所限自身的潛能并未被發掘,“廳客”將會在下一階段重視這一市場。她也坦言,因為不像標準化服務那般容易界定,所以質量控制是需要關注的問題。對于目前上線的自由職業者,除了公司一對一面審,還利用消費者一次舉報或三次差評直接下架的制度來保證質量。

澳洲幸运5开奖走势图